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下面

黨群工作
【薦讀】政治紀律:共產黨員最根本的紀律
時間:2020-07-17 10:10:29 瀏覽:0
 
  “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毛澤東的這首《憶秦娥•婁山關》,我們非常熟悉。1957年公開發表后,郭沫若還推敲過這首詞上下半闋應該是記錄發生在兩天里的不同事件。毛澤東親筆回復:不對,這是記錄了紅軍一天中轉戰百余里的景象。他還特意說,這是重占遵義后追寫的。
  婁山關之戰,是遵義會議結束后,毛澤東指揮中央紅軍取得的長征以來第一次大勝利。重占遵義的這個夜晚,在漫天星斗和篝火夜燭里,毛澤東一定回憶起了白天紅軍的血戰,耳邊又仿佛聽見軍號和馬蹄聲,思如潮涌,命筆疾書,遂成此篇。只是,這時滿懷壯烈之氣的毛澤東并不知道:再過1個月,打了勝仗的他會再度被罷官免職;歷史,會又一次把他送上政治紀律的考場。而他在那場考試中,會再度成為千古垂范。
  同一時候,相距千里之外的川北地區,為策應中央紅軍的行動,紅四方面軍先后發動了廣昭、陜南戰役。這支勁旅的最高指揮員同樣不知道,再過4個月,他也將面臨政治紀律的一場大考,并且,他將考得丟盔卸甲。
  讓我們打開歷史,品讀這兩場政治紀律的考試,以及兩位主人公的選項。
 
馬燈照亮革命道路(雕塑)攝于茍壩會議紀念館
  改寫歷史的一次夜行
  1935年3月10日深夜,云貴高原寒風刺骨,在遵義縣平安鄉茍壩新房子通往當地被稱為“長五間”的鄉村小路上,毛澤東眼神憂慮而又堅定。他身披大衣,手提馬燈,疾步而行。
  今天,當我們說到毛澤東的軍事才華時,會由衷地感佩:“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但是處在那個深夜的一些人恐怕還不會這么想。婁山關戰役之前,毛澤東指揮的土城戰役失敗了。這可是他在遵義會議上當選中央政治局常委后指揮的第一仗,雖然之后他指揮紅軍二渡赤水、再占遵義,打了大勝仗,但是仍有許多人不敢確信他的軍事判斷是正確的。
  所以,當前方指揮員要求攻打打鼓新場、殲滅戰斗力不強的黔軍以擴大戰果時,政治局會議幾乎一邊倒地表示贊成。紅軍太需要一場勝利了。從血染湘江以來,疲憊的中央和部隊依然不知道前進的目的地究竟在哪里。遵義會議后,新的中央領導集體更需要作出回答。如果這一戰能夠取勝,那么就有可能在云貴地區打出一個新的根據地。而之前與黔軍交手,已經證明這支部隊不是對手,全勝的曙光似乎已經出現。
  只有毛澤東敏銳地預判了周邊的敵情,他極力反對,但說服不了大家。政治局會議為是否命令紅軍進兵作戰而爭論了幾乎一天,結果到表決時,原來反對作戰的三票只剩下毛澤東自己這一票。毛澤東急了,他試圖以辭職來最后一次挽回局面,但政治局不但作出進軍決定,還撤去了他7天前剛剛兼任的紅軍前敵司令部政委的職務。
  說起來,毛澤東由于堅持自己的正確主張而被罷官,已經不是一次了。比如,1929年在閩西,由于他堅持的黨在紅軍中的建黨原則不為大多數同志理解而被紅四軍七大免除了他在軍隊的領導職務。當離開部隊時,連他的坐騎——一匹白馬,都不準帶走。跟隨毛澤東上井岡山的老戰士都知道:白馬在,毛委員就在,晚上宿營可以放松睡覺。現在,白馬在,毛委員不在了,晚上睡覺就要打好綁腿,隨時準備撤退。比如,1932年在江西“寧都會議”上,剛剛領導紅軍打了勝仗的毛澤東,只是因為不同意在敵強我弱之時執行“左”傾盲動主義所謂的“積極進攻戰略”就被指責為“右傾主要危險”。只是在周恩來的極力周旋下,會議才決定讓毛澤東“回后方休息”“必要時到前方”。但是僅僅過了幾天,當時的臨時中央干脆解除了他紅一方面軍總政委的職務。這一離開就是三年,直到7天前,毛澤東才重新擔任總政委。想不到剛當了7天,又被撤職了。
  受到委屈和不公正的待遇,毛澤東心里很苦悶,但是他都堅決服從了組織決定。1959年初,毛澤東回憶說:“茍壩會議••••••全場都反對我。那個時候我不動搖,我說要么聽我的,我要求你們聽我的,接受我的這個建議。如果你們不聽,我服從,沒有辦法。”
  徹底的信念信仰、高度的使命擔當、巨大的歷史自覺,造就了毛澤東堅定的紀律意志。他所“沒有”的,只是那種不遵守紀律、不服從組織決定的“辦法”,而不是那種在服從前提下堅持原則、堅持工作的“辦法”。如同在閩西,他轉到蛟洋做群眾工作;如同在江西,他全身心撲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主席的工作上;如同這個深夜。
  歷史在這個深夜,又一次來到緊要關頭。會議散去,毛澤東夜不能寐。明天一早,進攻的命令就將發出,紅軍將被置于極為危險的境地!他心急如焚,去找住在長五間、在黨內“軍事上下最后決心”的負責人周恩來,為說服中央撤銷那個作戰命令做最后一次努力。
  很多年以后,周恩來依然對這個深夜兩人見面的場景,包括細節都記憶猶新:“毛主席覺得這樣不對,半夜里提馬燈又到我那里來••••••我接受了毛主席的意見。”次日一早,截獲的敵軍電報證實了毛澤東的預判,他們終于說服中央撤銷了進攻打鼓新場的計劃。黨史專家評價說:“如果沒有毛澤東當夜此行,歷史的結局會改寫成另外的樣子。”
  “獨角戲”
  茍壩會議召開3個月后,1935年6月25日,四川懋功兩河口鎮外,毛澤東等人很早就來到路邊,一直等到下午五點多。終于,遠處戰馬嘶鳴,數十名軍容齊整、武器精良的紅軍騎兵拱衛著一位身材魁梧的壯年將領飛馳而來。毛澤東等迎上前去,將領翻身下馬,雙方緊緊擁抱。
  這位讓黨中央高層幾乎全體出動、等待幾乎一天的將領,就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副主席、鄂豫皖中央分局書記、紅四方面軍的最高領導人張國燾。
  這當然不是張國燾第一次在中國歷史舞臺上高光登場。10多年前,他就是中共一大的會議主席和中央早期領導人之一。在“南陳北李”均未與會的情況下,這個年僅24歲的大學生被推舉為會議主席并當選中央領導,可見其在黨內的地位舉足輕重。此后的張國燾和毛澤東走過了極其相似的道路:領導工人運動,領導武裝斗爭,開辟革命根據地,并相繼成為中央高層領導。
  但是,很快,張國燾發現中央紅軍實力遠不如自己。此時的中央紅軍,從血泊中殺過萬里征途,軍衣破破爛爛。張國燾問周恩來到底有多少實力,周恩來坦誠相告:遵義會議時即差不多半年前還有3萬多人,現在可能不到了。張國燾一聽,臉色就變了。
  臉色之變,當然是心思之變。張國燾明著暗著多次表示要改組中央高層。黨中央既堅持原則,又從團結的愿望出發,決定任命他為總政委。但是,由于在戰略戰術以及干部問題上與中央大多數同志意見不一致并受到批評,張國燾心懷不滿,擁兵自重,把紅四方面軍作為自己與黨對抗的資本,僅僅過了4個月,就悍然另立中央,掉頭南下,分裂黨、分裂紅軍。直到南下作戰遭到嚴重失利后,在中央一再教育和廣大官兵強烈反對下,他才被迫北上。
  到達延安后,中央一方面對張國燾嚴肅批評,一方面在他作出檢討后,出于團結、教育的目的,依然對他委以重任,將陜甘寧邊區政府交由他領導。張國燾雖然作了檢討,但在內心深處從來沒有真正服從,沒有認真考慮過黨的政治紀律對他意味著什么。對中央批評的無比怨恨,使得他巨大的心理落差不斷加劇,私欲如同野草般在內心瘋長,遮蔽了組織教育挽救的陽光,導致個人與黨的關系徹底迷失。1938年清明節,張國燾徹底違反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叛黨出走。這時,距離兩河口會師,僅僅過了3年。
  鮮為人知的是,張國燾叛黨后就對家人說:根據時局發展,國民黨會垮臺,未來的中國是共產黨主宰天下。
  看得清時代和歷史潮流,但是依然選擇逆勢而動;作為創黨者和高級領導人,更知曉黨的政治紀律,但是依然選擇違反黨紀。張國燾把個人恩怨情仇和功名利祿無限放大,不愿意做一個經得起批評、改得了錯誤、守得住紀律的共產黨員。毛澤東結合張國燾的歷史下過一個精辟的結論:張國燾在革命的道路上從頭到尾是機會主義,沿途開小差。他忠告即將奔赴抗戰前線的同志:我今天講的是堅定革命的旗幟。每個同志要記住,堅決奮斗,不怕犧牲、不開小差,不學張國燾。
  在政治紀律上開小差的張國燾是很孤立的。以兩河口會議為界,之前,他在紅四方面軍擁有極高的威望。但是,隨著他一意孤行,指戰員對他的愛戴心理開始動搖。到另立中央后,即便是原來跟著他開辟根據地的高層領導也有許多人想不通,從上到下,強烈要求跟著中央北上的情緒在部隊里迅速生長。張國燾叛黨出逃之時,他的警衛員都不愿意跟著走。張國燾投靠國民黨后,絞盡腦汁為對付共產黨而出力,但是辦特訓班失敗了,辦策反站也失敗了,他沒有拉走一個共產黨員。
  從把個人凌駕于組織之上,發展到最終背叛黨,張國燾上演的注定是一出丑陋的獨角戲。
  燈光依然
  兩場政治紀律的考試,兩個截然不同的選項。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把個人的一切置于黨的利益之下,始終把黨的政治紀律擺在首位,以黨的紀律嚴格要求自己,毛澤東等老一輩革命家是我們的典范。把個人的一切置于黨的利益之上,最終身敗名裂,張國燾就是反面教材。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黨的紀律是剛性約束,政治紀律更是全黨在政治方向、政治立場、政治言論、政治行動方面必須遵守的剛性約束。”“在所有黨的紀律和規矩中,第一位的是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總書記的教誨,既深刻總結了過往的經驗和教訓,又指明了當下的道路與堅守,更啟迪了未來的方向和目標。
  每一位共產黨員在入黨之初,都要宣讀入黨誓詞,這是一個儀式,更是入黨的第一堂政治紀律的教育課。與黨內其他教育不同的是,只有入黨誓詞是以“我”的名字為落款,強調的是“我”的自覺和服從,是政治自律。從大概念上看,這個重要的自律篇章,就是政治紀律的篇章;從小概念上看,誓詞中的“執行黨的決定,嚴守黨的紀律”就是關于黨員與政治紀律關系的直接表述。無論從哪個方面解讀,都可以這樣說:遵守黨的政治紀律,本身就是黨員必須遵守的根本紀律。
  當年,在閩西那個叫做古田的小村落里,毛澤東最終說服了身邊同志們,在他親筆起草的《中國共產黨紅軍第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決議案》(即“古田會議決議”)中明確指出:紅軍要有嚴格的紀律,要厲行集中指導下的民主,上級的決定必須堅決執行,黨內執行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同時正確地開展思想批評。
  今天,中共中央頒布的《關于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指出:政治紀律是黨最根本、最重要的紀律,是凈化政治生態的重要保證。要堅決做到“兩個維護”;通過嚴明政治紀律帶動黨的其他紀律嚴起來;黨員要強化黨的意識和組織觀念,自覺做到思想上認同組織、政治上依靠組織、工作上服從組織、感情上信賴組織。
  今天,茍壩村豎立著這樣一座雕塑:毛澤東提著馬燈,邁著堅定的步伐,朝我們走來。
  馬燈的光芒,穿透歷史,依然燭照著共產黨人的精神境界,也照著我們前進的征途。
  摘(中國紀檢監察報)
Copyright ? 2018日本漫画网
電話:029-63600962 陜ICP備13006927號-4
Made in
發送郵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