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冰块一块一块推进下面

黨群工作
建黨98年來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N個“第一”的前前后后
時間:2020-07-30 09:01:21 瀏覽:0
走過98年崢嶸歲月,在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發展史這幅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上,我們黨書寫了無數個前所未有的第一筆。這每一個“第一”,既記錄著我們一步一個腳印前行的堅實足跡,又折射出不同時期的時代烙印和精神內涵。沿著歷史脈絡重溫這些“第一”,在紅色記憶之旅中探尋初心,將新時代黨員干部的忠誠干凈擔當底色拭得愈加鮮亮。
  一、黨的歷史上第一個反腐文件發布
  (《堅決清洗貪污腐化分子》通告)
       大革命時期,隨著工人運動的發展及其后國共兩黨合作的開展,中國共產黨黨員數量迅速增加,從1923年的400余人猛增至1925年的3萬余人。然而泥沙俱下之際,黨內難免混進一些投機腐敗分子,趁著革命高潮之機撈取個人利益。1926年7月,中共第四屆中央執委會第二次擴大會議上發布的《中央政治報告》就明確指出,“黨員數量雖然增加而質量確是退化了”。
  若容留這些人在革命隊伍里,勢必腐蝕黨的肌體、影響黨的形象。有鑒于此,中共中央擴大會議于1926年8月4日發出《堅決清洗貪污腐化分子》的通告,要求各地黨組織堅決清洗貪污腐化分子,制止黨內腐化現象的發生。
  作為黨的歷史上首個反腐文件,這一通告,不僅深刻分析了貪污腐化給黨的事業帶來的嚴重危害,而且表明了黨對貪污腐化分子堅定不移的斗爭立場和決心。通告的發布,維護了特定時期黨組織的純潔性及其在群眾中的威望,推動了大革命的發展。
  二、第一個中央黨內監督機構成立
  (第一屆中央監察委員會召開會議的模擬場景)
  1927年4月27日,黨的五大在武漢召開,這時距離蔣介石發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已過去半個月。“白色恐怖”下,一些信仰、意志不堅定的共產黨員紛紛登報退黨甚至公然叛變投敵……面對這急劇變化的革命形勢,進一步加強黨組織建設,保持黨的先進和純潔,建立起一個維護黨性黨紀的專門機構,已成為緊迫任務。
  5月9日,中共五大選舉產生了中央監察委員會,這是黨的歷史上第一次成立中央黨內監督機構,隨后,《中國共產黨第三次修正章程決案》中也增設了“黨的監察委員會”一章,從組織機構上保證了執紀監督的嚴肅性。
  事實上,從誕生之日起,我們黨就把紀律莊嚴寫在自己的旗幟上。一大黨綱明確紀律內容,二大黨章首設“紀律”專章,最早于1925年在中共廣東區委成立地區性監察委員會,這些生動實踐都為中央監察委員會的成立奠定了基礎。而中央監委的成立,又深刻影響了后來黨內監督機構的建設、黨內監督工作的開展,在黨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
  三、首次反貪污反浪費斗爭興起
  (1932年5月9日下午三時,原葉坪村蘇維埃政府主席謝步升被執行槍決)
  循著歷史的足跡,我們來到紅都瑞金。1931年11月7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在這里宣告成立。
  為鞏固紅色政權,打擊貪污公款、以權謀私等消極腐敗現象,1932年2月,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發布第3號通令,強調要堅決地同那些浪費金錢、濫耗政府財政的人作斗爭,拉開了中央蘇區反貪污反浪費斗爭的帷幕。
  “腐敗不清除,蘇維埃旗幟就打不下去!”1932年5月9日下午三時,一聲清脆的槍響穿過瑞金城西的山野,原葉坪村蘇維埃政府主席謝步升被執行槍決。如果說查處謝步升案,打響了臨時中央政府成立后懲治腐敗分子的第一槍,那么1933年12月15日,毛澤東簽署的我黨歷史上第一個反腐法令——《關于懲治貪污浪費行為》的第二十六號訓令,猶如霹靂“震得天地響”,讓蘇區的反腐敗斗爭有法可依,為蘇區懲腐肅貪提供了重要依據。
  槍決左祥云,嚴懲“于都事件”……由中央蘇區發端,這場“紅色風暴”迅速席卷其他蘇區,其規模之大、聲勢之猛、影響之深,實為我黨歷史上的第一次。
  四、第一次提出建立廉潔政府的施政綱領
  (《抗日救國十大綱領》)
  1937年7月7日,抗日戰爭全面爆發。
  8月,在陜北一孔普通窯洞內,洛川會議召開,制定并通過了著名的《抗日救國十大綱領》,其中第四條“改革政治機構”提出“實行地方自治,鏟除貪官污吏,建立廉潔政府”。這一黨的歷史上首次提出建立廉潔政府的施政綱領,對于我黨建設廉潔政治具有重要意義。
  同年9月,陜甘寧邊區政府成立后,為整肅干部紀律,先后頒布了一系列條例草案,厲行廉潔政治、建立廉潔政府,嚴懲貪污腐化,從制度上規范政府工作人員行為。尤其是1941年5月頒布的《陜甘寧邊區施政綱領》,開宗明義提出“厲行廉潔政治”“共產黨員有犯法者從重治罪”,尺度之嚴、決心之堅,彰明昭著。
  處決黃克功、肖玉璧,提出邊區“一沒有貪官污吏”等“十個沒有”、制定頒布《懲治貪污條例》……延安和陜甘寧邊區成為全民族抗戰時期廉政、守紀的楷模與典范。清正廉潔的黨風,直接推動著中國革命的勝利前進。
  五、聚焦新中國反腐第一大案
  (1952年2月10日,原天津地委書記、石家莊市委副書記劉青山和原天津行署專員、天津地委書記張子善被判處死刑)
  穿過戰火的硝煙,我們從延安走到西柏坡。七屆二中全會上,毛澤東特別提醒全黨警惕資產階級“糖衣炮彈”的攻擊,要求黨員干部做到“兩個務必”的諄諄告誡,仿佛還在這片遼闊曠野上回響。
  然而在新中國成立初期,大量貪污、浪費現象如同稗草在新生共和國土地上野蠻生長。黨領導的新中國首次懲治腐敗的斗爭——“三反”運動于1951年底拉開了序幕,一大批有貪腐問題的干部相繼被查處,其中原天津地委書記、石家莊市委副書記劉青山和原天津行署專員、天津地委書記張子善貪污案堪稱“新中國反腐第一大案”。
  “判處大貪污犯劉青山、張子善死刑……”1952年2月10日,農歷正月十五,當公審結果宣布后,原本一片靜默的保定市體育場瞬間全場沸騰,人人振臂高呼。
  兩聲槍響,恰如兩聲驚雷,宣示了中國共產黨人“決不當李自成”的鮮明態度。同時,這起發生在黨的高級領導干部身上的腐化變質案件,也讓全黨進一步認識到抵御腐朽思想侵蝕的緊迫性和加強執政黨建設的重要性,兩個月后,新中國第一部系統性懲治貪污腐敗的法律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懲治貪污條例》正式出臺,為新中國懲腐肅貪工作提供了法治保障。
  六、回首改革開放反腐第一案
  (1983年1月,廣東海豐原縣委書記王仲被依法判處死刑)
  如果說“三反”“五反”時期,懲腐肅貪是為了鞏固新生的人民政權,那么改革開放初期的打擊經濟領域犯罪活動,就是為改革開放保駕護航。
  廣東海豐,改革開放初期曾經走私肆虐,時任縣委書記王仲利用職權侵吞緝私物資、受賄索賄總額達6.9萬多元,相當于當時一位普通干部100年的工資收入,令人觸目驚心。1983年1月,王仲被依法判處死刑,成為改革開放后第一個因貪腐被槍斃的縣委書記。
  打擊經濟領域犯罪活動,只是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上恢復重建的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著手抓的諸多復雜工作的一項。隨著制定和貫徹《關于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等黨內法規、平反冤假錯案、糾正經濟領域中的不正之風等各項工作的展開,中央和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以自己的忠誠擔當,促進撥亂反正、加強黨的建設、推動改革開放深入開展。
  七、首次提出反腐敗斗爭形勢是嚴峻的
  1993年8月十四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召開)
  東方風來滿眼春。時光來到1992年的春天,鄧小平南方談話猶如一股強勁的春風,迅速吹“綠”華夏大地,掀起了改革開放新高潮。
  然而,就在改革開放不斷激發人們勇于改革、大膽創新的熱情,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快速發展之時,體制轉換、政策創新、觀念變化也讓腐敗有了更多的滋生空間,以權謀私、行賄受賄等腐敗現象一時呈現出某種泛濫態勢。
  在這種形勢下,以怎樣的態度認識并面對腐敗,事關重大。黨的十四大強調“在改革開放的整個過程中都要反腐敗”;1993年初中央紀委、監察部合署辦公;同年8月,我黨反腐敗歷史上的一次重要會議——十四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在京召開。
  直面現實矛盾,二次全會首次提出“消極腐敗現象在有些方面呈蔓延、發展趨勢,反腐敗斗爭的形勢是嚴峻的”這一科學準確判斷,并作出加大反腐敗斗爭力度的重大決策。此后,經不斷探索,我們黨逐步積累了一套適應反腐敗斗爭需要和改革發展要求的做法和經驗,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反腐敗新路。
  八、第一次公開提出“全面從嚴治黨”
  (2014年12月1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江蘇調研期間,首次公開提出“全面從嚴治黨”)
  “全面從嚴治黨是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的必然要求。”2014年12月1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江蘇調研期間,首次公開提出“全面從嚴治黨”,并將其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并列。
  其實,“從嚴治黨”的概念早在改革開放后就已出現。1985年11月,中央整黨工作委員會發出《關于農村整黨工作部署的通知》,提出“要從嚴治黨,堅決反對那種講面子不講真理,講人情不講原則,講派性不惜犧牲黨性的腐朽作風”。這是中央文件中首次明確提出“從嚴治黨”。1987年召開的黨的十三大,正式使用了這一表述,明確要求“必須從嚴治黨,嚴肅執行黨的紀律”。十三屆四中全會后,從嚴治黨得到進一步貫徹落實,并在黨的十四大寫入黨章,正式成為我們黨管黨治黨的重要原則。
  明者因時而變,知者隨事而制。從“從嚴治黨”深化到“全面從嚴治黨”,體現的是我們黨對新時代黨的建設規律的深刻把握,推動提高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進程中管黨治黨的質量和水平。
  九、國家監委正式成立
  (國家監委揭牌)
  2018年3月23日上午8時58分,中央紀委機關大院。
  伴隨著熱烈掌聲,紅綢揭開后,鑄刻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監察委員會”字樣的銅牌映入眾人眼簾。這是一個值得載入史冊的歷史性時刻。揭牌和其后憲法宣誓儀式的舉行,宣告了國家監委這一具有創制意義的中國特色反腐敗工作機構正式運行,反腐敗工作由此翻開嶄新一頁。
  對權力的監督,是我們黨全面領導、長期執政所面臨的最大挑戰。要破解這一難題,跳出“歷史周期率”,必須探索出一條實現自我凈化的有效路徑。從全面從嚴治黨、強化自我監督出發,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深化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的重大決策部署,實現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覆蓋,健全完善了黨和國家監督體系,以實際行動回答“窯洞之問”,練就中國共產黨人自我凈化的“絕世武功”。
  國家監委成立后第9天,貴州省委原常委、副省長王曉光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4月17日,廣東蕉嶺縣監委原主任溫健忠成為第一個被查處的監委主任;5月11日,云南省監委發出首個通緝決定……從“形”的重塑到“神”的重鑄,改革的制度優勢正逐步轉化為治理效能,不斷釋放出新的紅利。
  行程萬里,不忘初心。這一個個“第一”,既見證了歷史的滄桑,也創造了歷史的輝煌。正風反腐,我們披荊斬棘一路走來,也將堅定不移地一路走下去,以新的“第一”擁抱新時代、開啟新征程。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2019年第13期)
Copyright ? 2018芭乐视频下载安装
電話:029-63600962 陜ICP備13006927號-4
Made in
發送郵件